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新狂人日记](06-07)[作者:xldong1987]
[新狂人日记](06-07)[作者:xldong198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7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我们一边吃喝,一边聊天,很快就到了深夜,高人老和尚,(他让我叫他老 孟),让我到房车的床上去睡,他和莎莎就去了停车场旁边的大房子里睡,说那 是他一个朋友的地方。
 
  按他的说法,我估计晚上又会有梦游,最好一个人住,他们把房车反锁,这 里又没有别的人家,这样我就不会搞出些事情被拉去派出所,或者伤人。 
  老家伙还画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车壁上。
 
  说是符咒镇邪,保我平安,最重要是,保车子平安,别让我发疯的时候,把 车里面搞烂了。
 
  这个老家伙。真会享受,看他和莎莎有说有笑的进大屋,我喝了不少啤酒, 也就羨慕的躺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感觉到呼吸困难,睁眼一看,我又回到了古代的那个 运粮的大车上,猥琐的军汉正在掐我的脖子,我的芊芊小手拼命想掰开他的手, 可是完全没有力气,只有两脚在无助的乱蹬,靴子也蹬掉了,露出白绸裹着的小 脚,在两边晃来晃去,全身剧烈地痉挛。
 
  舌头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嘴里分泌了大量口水,一部分咽到喉咙里,一部 分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我的脸流了下去,我的脸此时应该已经憋成青色了吧。 
  奇怪的是,随着军汉双手拼死的勒紧,我感觉我的下面发热发痒,接着感到 咪咪发胀变硬,全身开始燥热起来,心跳也加速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性窒息带 来的快感。
 
  怪不得好多人玩这个,把命都陪上去了。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两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
 
  而此时两腿间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感觉那里分泌的水水越来越多,打湿了 白丝的薄亵裤,同时尿也快憋不住了。看来他真的是要想杀了我灭口。
 
  突然,只见军汉身体一震,扑倒在我身上,掐我脖子的手就放松了,我大口 喘气,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看见,几枝箭飞过来,射在车棚子上,耳边听到马蹄声,人喊叫的声音, 铁器碰撞的声音,惨叫声,然后,大车被什么东西撞倒,压在我身上军汉不知道 滚到哪里去了,然后几大袋米翻落下来,压在我身上,我动弹不得,从眼前杂物 和米粮的缝隙里面,我看见一些骑马的黑衣军人在飞快的策马跑来跑去,投掷火 把,很多地方燃起大火。
 
  有些宋兵打扮的步兵在和他们拼杀,最后眼前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大军帐里面,睡在一张 大行军床上,上面盖着锦被,白衣公子现在身穿战甲,背对着我,正对一群将领 说话。
 
  「刘将军,你如何看这次袭击?」
 
  白衣公子对一个白胡子老将军发问。「末将以为,这是金国的狗贼想断我粮 道,这样我们就不能按时和蒙古人会师。」白胡子老将军满脸怒气,「我们就算 饿肚子,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张军师,你觉得勒?」白衣公子又问那个我见过的中年文士。
 
  「我觉得这事情不简单,金军上次全军覆没,现在他们的兵力已经不多,单 单是蒙古人就已经对付不了,分兵走几百里来袭击我们的粮道,于理不合。 
  但是除了他们,不可能是别的人,土匪没有这个战斗力,而且光破坏,不拿 东西,说不过去,不过除了金军,我真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人。「
 
  「你说我们不能按时到达,谁会最高兴?」
 
  我忍不住发问,在现代我看了不少的打脸类架空历史小说,小说里面都是这 个套路。
 
  「金狗,当然他们最高兴,不过,鄂州那边也会幸灾乐祸,这样他们先到, 收复汴梁,按圣上的御前约定太守和都督都是要由他们的人出任了。以后,我们 扬州都要听鄂州的。
 
  蒙古人也会暗乐,抢到的东西都是他们的。但是这后两股都是自己人。「 
  白衣公子声音阴冷。
 
  「这三股力量谁可能知道我们的粮道在哪里?能准确的发动袭击?」我继续 问。
 
  没有回答,但是看样子大家都知道了答案,但是谁都不想或者不敢说出口。 
  「我去重新筹粮,他们做得了初一,我们就做十五,给我也准备些黑衣,还 有突骑营。
 
  你们继续出发,到九江我们再聚齐,他们的军粮在哪里我们也知道,让他们 补回来,还加利息。「
 
  白胡子老将军气腾腾的走了。
 
  其他的将领也各自领命而去,大帐中转眼就剩下白衣公子。
 
  他满脸都是笑意:「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女诸葛,这样的才女,我可不能再 让你离开我半步。
 
  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天人永隔了,还好我突然忍不住想起去看你,正好撞到 他们,不然还真的要被烧光全部粮草。
 
  这叫,陪了夫人又折兵啊,你别再穿这个破军装了,我派人给了做了套合身 的,来我帮你换上。「
 
  他一边说,一边拉开了锦被,我觉得脸上发烧,想推开他的手,我自己来。 
  要是小丫鬟在就好了,可是她被留在了家里,白衣公子的手非常有力,根本 推不开,而我现在全身无力,只能眼看他把我的衣服脱下来,换上新的。 
  特别是他脱下我两腿间湿淋淋的亵裤,只羞得无地自容。
 
  这套军服除了外面看起来和普通军服差不多,里面其实都是上等的绸缎。而 且非常合身,是为女生定制的。
 
  也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他从哪里搞来的。
 
                 7
 
  白衣公子给我换好衣服,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颈上的伤痕,痒痒的,好 舒服。
 
  他轻轻的在我脸上吻了一下,给我盖好被子,就转身出了大帐。
 
  等我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房车的地板上,已经是早上,我又回到了现代。 
  半夜睡着的时候,我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丝袜,胸罩,和长袖的女装穿在身上, 房车的床垫被我扯下来,压在自己身上,脖子上好痛,好像被自己掐出血了。 
  地上丢着水瓶,衣架,连椅子都倒扣在床垫上,总之,里面被我搞得一塌糊 涂。
 
  好容易从地上推开床垫爬出来,就看到莎莎和老头的脸出现在面前,「啊, 你竟然穿我的衣服,快脱下来还我,不,都撑坏了啦,不行,你要赔。」莎莎杏 眼圆睁,一脸的怒气。
 
  好像要打人的样子。
 
  老头就笑得前仰后合,拿个镜子给我看,确实太难看了,赶快脱掉,才脱一 半,就听到莎莎尖叫着跑下房车去。
 
  喊我脱的是你,才脱你又叫,真的是做人难。
 
  在房车旁边,莎莎烤了昨天剩下的肉,还有培根,面包,吃好早饭,就继续 出发。
 
  这回老头开车。莎莎在后面整理被我搞乱的房车。我就在副驾的座位上和老 头聊天。
 
  老头一个劲的问昨天我梦到了什么,真的不好意思在莎莎面前讲。就含含糊 糊的说了个大概。
 
  听到我梦里面是个女孩,莎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把我换下来的那包女装衣服丢给我,说是以后我就穿这个,免得再搞坏她 别的衣服。
 
  车子很快就进入了江西,当九江这几个大字出现在路牌上的时候,我不由吃 了一惊,好熟的名字。
 
  「我们在九江会合」白胡子刘将军的样子好像又出现在眼前。
 
  到了九江,莎莎吵着要去逛风景,于是在一个广场停好车子,老头带着我们, 转进了一个城里面的一个大湖,甘棠湖。收了一个人十快的门票,我们转到湖中 的一个建筑物里面,
 
  我到某个亭子坐下休息,莎莎就拿起手机,到处照相,老头也跟在后面,这 些假古董有什么好照的,好歹我是盗墓,不,搞古董生意的,这些东西哪里能骗 我。
 
  我坐在亭子里,百无聊奈,眼睛望着亭子的大牌子发呆,那是「烟水亭」三 个大字。
 
  慢慢的,这个新牌子在我的眼睛里开始变旧,字也慢慢变了形状。周围也开 始扭曲。
 
  「山头水色薄笼烟。好个烟水亭。」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低头一看, 却见白衣公子站在身边,一袭白衣,在清风中飘飘。
 
  我再看自己,却是月白的宫衣大袖,胸部高耸,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全变了形 状,刚才周围的建筑都不见了,只有在荒烟漫草中的一个古亭,还有湖水依旧。 
  「那边是浸月亭,是前朝古人所取的名,」白衣公子手指远处的另一个破亭 子。「别时茫茫江浸月,那个亭子,晚上赏月是极佳,只是不知到时可否到时弹 奏一曲琵琶,以应其景?」
 
  别时茫茫江浸月,这不是我高中课本里面的吗?这个我知道,是白居易写的。 
  不过,弹琵琶我可不会。得想个办法推脱。
 
  「当年白乐天于此之时,正是人生颓废,如今公子少年得志,正是大展宏图 之时,无论如何这景是应不了了。」我笑答。
 
  白衣公子放声大笑。
 
  突然,笑声嘎然而止,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人吃惊的东西。
 
  顺公子的目光看去,只见在荒草中,缓缓走出青衣人来,那人手里面抓着一 物,举在胸前,定睛一看,竟然是白发刘将军的人头。「他说要在这里和你们相 见,我满足他的要求。」说话身音娇媚,竟然是个女子。
 
  「刘老将军是我军中第一高手,天下能杀他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莫非你是… …」
 
  白衣公子声音颤抖,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吐出三个字。「四娘子!」 
  「正是贱妾杨妙真。」青衣人拿下面具,里面是绝美的面孔,只是眼角已有 皱纹,看来年纪已是不轻,估计有四十多岁年纪,她抖掉青色的披风,里面是火 一样红的劲装,背上背一把长剑,胸脯高耸,腰肢纤细。真是好漂亮的身材。 
  「你去年叛我大宋,投靠蒙古,那是形式所逼,我也不来怪你,如今宋蒙联 盟,就当同心合力,你为何跑到这里,烧我粮草,杀我大将!」
 
  白衣公子身音在发抖,也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害怕。
 
  四娘子微微一怔,好像听到了很荒谬的话一样,露出嘲弄的微笑。
 
  手一扬,将刘老将军的人头抛在白衣公子脚前。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们南方人果然是诡诈多端,事到如今还想蒙混过关, 如果你不是孟大人的公子,我早就割了你的人头送到吕大人那里去了。
 
  你怕吕大人鄂州军先你一步到达,竟然派刘老糊涂去烧他们的粮草,还好蒙 古拖雷大人担心你们不能及时把军粮送到,让我来保护,说起来大宋的军队其实 没什么战斗力,如果不是要你们出粮草给蒙古军,要你们来参加什么?拿你们有 什么用,结果你们这都要内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0-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