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借种](上部)(06)[作者:半盏清酒]
[借种](上部)(06)[作者:半盏清酒]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1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借种
 
  迷迷糊糊中听到电话响了起来,他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手表上显示十一 点半,谁那么会挑时间啊!梓俊嘴里嘟哝着拿起电话。
 
  「阿俊,要不要下来陪我喝酒?我在厨房。」
 
  原来是梓楷打过来的。梓俊感觉立马来了精神,赶紧穿上件外套,随便撂了 双拖鞋,啪嗒啪嗒来到了二楼。
 
  只见梓楷正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喝着闷酒,面前还摆着一盘花生米、一盘五香 牛肉,还有一碟凤爪。
 
  「阿俊,快坐,跟老哥干一杯!」梓楷倒了一杯递了过去。
 
  两兄弟就这样安静的坐了一会,梓俊也不打算开口问梓楷,他知道今晚肯定 会有一个答案的。
 
  「小子,听说你交女朋友啦?」梓楷终于发话了。
 
  梓俊点了点头,「谈了半年多吧。」
 
  「你们上床了没有?」梓楷坏笑着说。
 
  梓俊脸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梓楷伸手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这样才是我的好弟弟嘛,咱陈家的男 人哪有不会泡妞的?虽说你这个童子身破得有点晚……你知道吗?你哥我十八岁 就跟女人进小树林了,嘿嘿。」
 
  「哼,你向来饥不择食,能吃就不会浪费,我可是有品味的,才不会像你那 样滥交呢……」梓俊没好气的说。
 
  「哇塞,你小子格调还挺高,上了几年大学果然不一样哈!怎么样,你女朋 友在床上骚不骚?」
 
  梓俊可没有心情跟他讨论这种下流的话题,「哥,我必须警告你,嫂子是个 好女人,能娶到她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可不能背着她在外面搞三搞四的, 要不然我会看不起你!」
 
              本帖隐藏的内容
 
  「还真把你哥当臭流氓啦?自从见了你嫂子,我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其它的女 人。我跟秀妍琴瑟和鸣,就别提有多和谐了,我俩几乎每天晚上都要亲热……可 是、可是我始终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孩子,我、我真是没用……」说着说着梓楷忽 然抱着头抽泣了起来,把梓俊给吓了一跳。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如此的伤心, 更别说流眼泪了。
 
  「哥,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许是老天爷在考验 你们吧,我们一起再想想办法……」梓俊明白自己说的都是废话。
 
  「唉,当年我在化肥厂工作的时候,每天累得像条狗,我当时经常躺在柴堆 上做梦,暗暗向老天爷祈祷,保佑我将来飞黄腾达,能够盖幢房子,能有辆小车, 可以让家人生活得更好,当然还要娶个漂亮的女人当老婆。这些我现在全都实现 了,可是,我当时唯独漏掉了一样,我还需要一个可爱的孩子!」
 
  「哥,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并不需要自责……」
 
  「呵呵,早知道自己不育,当年跟那些小妹鬼混的时候就不用戴套了,真是 浪费地球资源啊!阿俊,无论外面那些人怎么笑话我都没有关系,我是替秀妍不 值啊!她身体那么健康,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年纪,原本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家给宝 宝喂奶,或者带着宝宝到街坊邻居面前炫耀,可是,她现在最想要的东西我却无 法给她……」
 
  「哥,一定还有办法的,我们再好好合计合计。」
 
  「我们结婚到现在都已经快四年了,爸妈等得头发都白了,二老越是不催我, 我心里头就越是难受。能想的办法我们都试过了,可就是不行!我是绝对不会再 让秀妍去做人工授孕了,你知道她遭了多少罪吗?身上留下了无数试针的针孔, 不停的吃药,胚胎值入之后还要整整一个月不能移动身体,这简直就是非人的折 磨……然而对她伤害最深的,还是最后医生那句轻描淡写的『失败』二字……将 一个满怀希望的母亲拉入绝望的深渊!你嫂子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哥,咱俩敬嫂子一杯!」梓俊抹去眼角的泪花,和梓楷干了一杯。
 
  「阿俊,我这次非叫你回家,就是因为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只是不 知道你肯不肯帮我……」梓楷眼神变得有些闪烁不定。
 
  「哥,你这不是在羞辱我吗?从小到大如果不是你一直在守护着我,我现在 能上大学吗?能到大城市发展吗?哥,除了钱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之外,其它的事 情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只要对你们有帮助,我早就在盼望着这一天了。」 
  「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再干一杯!」
 
  「阿俊,这件事之所以拖到今晚才跟你说,正因为我羞于启齿,你嫂子脸皮 薄就更加不好意思开口了,我跟你嫂子真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哥,你不要再卖关子了,你们已经吊了我好几天的胃口,再不说出来我真 的要爆炸了!」
 
  「好吧,如果没有这几杯酒壮胆,我还真是没勇气说出来。是这样的,我跟 你嫂子已经接受了事实,我是肯定没有办法让她怀上的,但是,我又必须让她怀 上。无论是为了爸妈、为了传宗接代,或者说为了堵住幽幽众口,陈家都必须有 一个孩子。」
 
  梓俊点了点头。
 
  「说到底,这个孩子最关键就是要有我们陈家的血脉,对不对?我们陈家不 是还有你吗?」梓楷直视着弟弟的双眼。
 
  「那又怎样?我、我这不还没结婚嘛……」梓俊苦笑着说。
 
  「等你结婚那黄花菜都凉了。更何况我身为长子,让秀妍先有一个小孩是必 须的。所以……梓俊,我们需要你的精子!」
 
  「什么?」梓俊手上的筷子啪一声掉落到了地上,张大了嘴半天也没能合拢。 
  「没错,说白了就是我要将你的精子植入到你嫂子的阴道,让它去跟子宫里 的卵子会合,那么就大功告成了!」
 
  「如何、如何植入?」难道要我跟嫂子……梓俊内心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或者说是某种憧憬。
 
  「很简单,过几天就到你嫂子的排卵期,你把精液弄进杯子里,然后我将它 灌进你嫂子的阴道,这同样是一个交配的过程嘛。打手枪你总该会吧?」梓楷笑 着说道。
 
  「哦,这样就可以啦?」梓俊心头居然感觉到一丝微微的失落。
 
  「你还以为要怎样?」梓楷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咳咳,哥,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举手之劳,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你想过 没有,如果嫂子真的因此怀上了,那孩子确实是咱陈家的种,但并不是你的亲生 骨肉啊,你还可以像亲身儿子那样去疼爱他、去保护他吗?父子间会不会因此而 产生了隔阂?这些你都是需要有心理准备的。」
 
  「阿俊,你考虑得很周到,我更加坚信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我跟你嫂子 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说的问题我们已经考虑过了,我确定自己可以视如己出, 一辈子将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女儿也一样。其实咱兄弟俩原本就是一条心,是 你的精子或者是我的精子让秀妍受孕完全没有区别,我真的可以坦然接受,最重 要是能延续咱老陈家的血脉。」
 
  「既然你们都考虑成熟了,那我当然没有异议,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呢?」梓 俊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现在势成骑虎,也只 能顺其自然了。
 
  「你嫂子月经刚走,目前并不适合受孕。这几天你吃好喝好注意休息,养精 蓄锐做好准备,过几天我会通知你,到时可能要你辛苦几天。」
 
  「我有啥辛苦的,不就是打打手枪嘛,老本行了……」梓俊有些不好意思的 笑了。
 
  接下来的几天梓俊倒是轻松了不少,觉得这也不算多大的难题,自己还真是 「举手之劳」而已,如果真的可以实现哥嫂的心愿,那也算是大功一件,而且还 可以让父母开心,对这个家也是有好处的。
 
  虽然还是有点担心这样搞会不会生出许多的事端,但暂时也顾不上这些了,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一丝的机会都不应该放过。
 
  这几天他早睡早起,严格控制好饮食,每天还到操场去跑步、打篮球。梓俊 心想既然接下了这个事,就必须认真负责,希望可以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给嫂 子送上健康活跃的精子。
 
  这个特别的日子终于到来了,这天晚上等到爸妈都睡着之后,梓楷把弟弟叫 到了三楼,并且递了个玻璃杯给他。
 
  「这是我私人赠送的,方便你出货!」梓楷笑着递给他一本叫「阁楼」的色 情刊物。
 
  梓俊苦笑着接过东西走进客房,将房门反锁。打手枪什么时候变成公开的话 题了?梓俊已经有点怀念当年躲躲藏藏,对着嫂子内裤自慰的那段日子。 
  随便播了几页,对着「阁楼」里那些一丝不挂搔首弄姿的女人完全提不起兴 趣,更何况哥哥就坐在门口等着「收货」,让梓俊感到很不自在,撸了半天一点 感觉也没有。
 
  他不得不展开丰富的想像力,头脑里回忆起当年帮嫂子「验身」的过程,想 像着当时插进她阴道的如果不是手指,而是鸡巴那该是多么的刺激啊!梓俊的呼 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马眼也渗出几滴晶莹的液体。
 
  嫂子这个时候是不是张开了大腿,下面光溜溜的,正在等待着我的精液呢? 到时她会用那根白晰的手指,将精液一点一点地抹进她湿滑的阴道之中么?被老 公以外的男人精液入侵,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她会不会觉得很羞耻?
 
  想到这里梓俊越来越兴奋,拼命地摆动着自己的左手,没多久马眼一阵发痒, 他赶紧拿起玻璃杯,将乳白色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他舒服的喘了口气,只感觉嘴巴一阵发干,头脑里晕乎乎的。他打开房门, 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杯子递了出去。
 
  梓楷早已等得是望眼欲穿,接过杯子说了声「辛苦」,迅速跑进了妻子的房 间。
 
  秀妍同样等待了很久,心中有些七上八下的,思前想后总觉得这样不妥,关 键时刻有点想打退堂鼓了。
 
  「快点张开腿,必须马上倒进去!」梓楷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单。
 
  秀妍轻咬着下唇,双手捂在小穴上面,「梓楷,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们这 样做真的合适吗?要不……要不我们再合计合计?」
 
  「还合计个屁啊?你们女人就是婆婆妈妈的,我们还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么? 你想每天站在门口看着其它家的孩子嬉戏打闹?难得阿俊肯帮忙,过了这个村还 真没这个店了呢!快点把手拿开。」
 
  秀妍没有办法,只好委委屈屈的把手挪开,梓楷在她腰下垫了个枕头,将她 下体抬高。秀妍红着脸将左右小阴唇往两边拨开,露出中间嫩红的小穴,看上去 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蝴蝶。
 
  梓楷吸了口气,将杯里的精液对准阴道口慢慢往里倒,一边用手指将跑到外 边的精液给抹进阴道里,「哈,这精液还热乎着呢,刚刚新鲜出炉的。」 
  「这时候你还有闲情开玩笑,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秀妍没好气的说。 
  「唉,我还不是为了能让你放轻松一点,我心里也不好受啊。如果不是无路 可走,我至于做出这种羞于见人的事情嘛?云云,原谅我。」
 
  「我没有怪你,这是咱俩共同的决定,我知道你这么做全是为了我,你想让 我成为一个母亲,你想要满足我的愿望……」
 
  「好了,希望我们的计划可以成功吧!你保持这个姿势尽量久一点,才可以 让精液顺利地流入子宫。」
 
  「我知道了,你出去和小俊聊聊天吧,恐怕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秀妍为 人比较细心。
 
  梓楷走进了客房,「怎么样,身体没问题吧?」
 
  「小意思,你弟弟我年轻力壮,这点营养消耗得起。怎么样?嫂子那边也还 顺利吧?」梓俊关切的问道。
 
  「嗯,已经搞定了,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这几天你还得辛苦 一下,多搞几次,以增加成功率。因为这几天是你嫂子的排卵期,不能错失了这 个机会。」
 
  「没问题,我保证会全力以赴,就算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
 
  「哈哈,那可不行,那样我就没办法向你的女朋友交待了。早点休息吧,我 先回去了。」
 
  就这样,这场「借种」的闹剧正式拉开了序幕。
 
  第二天早上,梓俊发现他的盘子里多了两个荷包蛋,秀妍红着脸从他身边走 过,「给你补补身体。」
 
  来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秀妍又端了杯热牛奶送到他的房间里,搞得梓俊非 常的不好意思。秀妍轻声说不知道男人干这种事累不累,也不知道是否会伤身体, 她心想补一补总是好的,还交待梓俊平时要多喝点白开水。看着贴心的嫂嫂,梓 俊感动地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十点多,梓楷又一次把玻璃杯递到他的手里,还送上新一期的「阁 楼」。搞得梓俊哭笑不得,心想你能不能搞点别的,我真的看不惯这种过于直白 的画面。
 
  没有办法,梓俊只好继续利用强大的想像力来辅佐自己的左手,自行脑补出 一幅幅不堪入目的画面,他在幻想当中已经侵犯了嫂子无数次!要不是哥哥就在 门外,他一定会忍不住呼唤着秀妍的名字。
 
  一个礼拜之后,梓俊按时来到了三楼,却发现哥哥的手上并没有拿着那个熟 悉的杯子。
 
  「怎么啦?」梓俊发现哥哥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一切努力全都白废了,你嫂子还是没有怀上,我们上午用验孕棒试过了, 完全没有用……」梓楷一脸的颓废。
 
  「这、这到底是为什么?除非……除非我、我也……」梓俊忽然感觉喘不过 气来,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阿俊你先不要激动,先冷静一下。综合现在的情况,确实不能排除这种可 能性,说不定我的不育带有遗传基因,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也……」梓楷说不下 去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天爷对他们陈家就真是过于残酷了!真要让陈家从此 断子绝孙么?
 
  「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梓俊几乎都要哭了出来。
 
  「今天我就带你去医院检查,我们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男子汉大丈夫,不 要随便就飚眼泪,都还没把事情搞清楚呢。」两兄弟一起来到了医院。
 
  直到下午五点多他俩才回到了家里,秀妍已经等得心急如焚,赶紧让他们进 房间,又把房门给轻轻锁上了,以免被两位老人发现了什么。
 
  「怎么样、怎么样?最后的结果出来没有?」秀妍焦急的望着小俊,试图从 他脸上的表情迅速知道点什么。
 
  「阿俊一切正常,医生表示他的精子很活跃,数量也很充足,一定可以孕育 出健康的宝宝。」梓楷笑着说。
 
  「天哪,你们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进门一点表情也没有。小俊,你没事真是 太好了,我还在想着待会要怎么安慰你呢。」秀妍喜极而泣。
 
  「嫂子……」看到秀妍真情流露,梓俊内心也颇为感动。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你们俩身体都没有问题,那为什么无法成功受孕呢? 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秀妍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不是你的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狗屁,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命中注定,如果相信这个,现在我还在化肥厂当 苦力呢!一定会有办法的,梓俊,今晚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到图书馆查阅一下 相关的书籍,看看能否找到答案。」
 
  第二天直到晚饭过后,梓楷才风尘仆仆赶回到家里。他偷偷把妻子叫进了房 间。
 
  「我在图书馆待了整整一天,最后终于让我找到点有用的线索。情况大致是 这样的,我们现在这种做法叫做『体外受孕』,顾名思义精液没有直接射进阴道 内,而是从体外转运进去的,这种方式受孕的机率是相当低的。而男女正常的性 交那叫『体内受孕』,男女交欢过程阴道会释放出一种爱液,除了湿润阴道,还 能让精子更加的活跃,让它们更加容易寻找到进入子宫的路。这种正常的做爱方 式受孕机率才是最大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说按照咱们的方法,就算再试一百次还可能会 失败的。可是,另外一种方式根本不可能做到啊,我怎么可以跟梓俊……你、你 的眼神为什么这样奇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秀妍心头燃起了不安的感觉。 
  「为什么不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你的阴道已经容纳过梓俊的精液,再 容纳一次他的性器官又有何不可呢?」
 
  「梓楷,你、你没良心,这、这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如果让他进入我的身 体,那性质可就全变了,那、那我跟小俊就变成是通奸了,叔嫂怎么可以同床啊? 梓楷你千万不要异想天开啊,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秀妍吓得往后退开了 两步。
 
  「我弟弟的人品怎么样你还不清楚么?他单纯得就像个孩子,我可以保证事 后他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更不会刻意玩弄你的身体,肯定是完成射精就马上 结束房事,绝不拖泥带水,不会对你产生困扰的。」梓楷试图说服自己的妻子。 
  「我当然相信他,可是、可是我没有办法跟其它男人上床啊,哪怕是你的亲 弟弟……难道你愿意看着其它的男人搞你老婆吗?」秀妍伤心欲绝的说。 
  梓楷黯然低下了头,此刻他的内心有如刀割一般。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无 疑就是最致命的打击和伤害了,这相当于自己找了顶绿帽子戴上,自己亲手把娇 滴滴的妻子送给其它男人享用。事后很可能还要说声谢谢。如果梓俊不是自己最 疼爱的亲弟弟,他永远也不可能跨出这一步,死也不会。
 
  「秀妍,我内心的痛苦一点不亚于你,可是我们应该为大局着想啊,我们必 须尽快让爸妈抱上孙子,我想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母亲,我也想要体验父爱如山 的感觉,我更不想那些流言蜚语继续中伤我们陈家……我还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么? 难道你真想一辈子膝下无子?」
 
  秀妍沉默了好一会,轻轻抹去脸上的泪水,好像终于有点想通了,「可是, 你让我怎么面对小俊嘛,大家都那么熟了,现在忽然就要我跟他上床,真是羞死 人了,我、我真的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秀妍,你忘了当初是谁帮你验身的吗?不就是阿俊吗?你还说他当初非常 的温柔,对你照顾有加呢。」
 
  听到「验身」这两个字,秀妍羞得脸都红了,那个夜晚她一直努力想要忘掉, 但时不时又忍不住会想起,而且还会让秀妍不自觉的露出微笑。她内心从来就没 有因此而怪责过梓俊,相反她还有点小开心,觉得这是人生中一次难得的性体验, 虽然羞涩但也值得怀念。
 
  「可是,当时他只是用手……」秀妍明白自己已经投降了,不过是在做着无 谓的挣扎而已。
 
  「不要计较那么多,你身上最私密的部位他都看过了,也摸过了,现在不过 是把手换成了他身体的其它器官。秀妍,到时候你就将他当成是我,好不好?那 样可能会让你好受一点,我也会让阿俊将你当成是他的女朋友,那样你俩就不至 于太过拘谨了。」梓楷苦口婆心的说。
 
  「既然你都不介意,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希望你记住一件事,你是我的 老公,就算其它男人趴在我身上,我心中想着的人还是你,我的内心并没有被亵 渎,我是干净的。」秀妍幽伤的说道。
 
  「秀妍,我明白的,我真的明白,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妻子!」梓楷将 她紧紧地拥入了怀中,夫妻俩无声的抽泣了起来。生活中不正是充满了种种的无 奈和选择么?是错是对又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梓楷踉踉跄跄走出了房间,费尽心思努力说服妻子同意和弟弟上床,如今还 要过去说服弟弟去干自己的嫂子……天下还有比我更加悲催和窝囊的男人么?梓 楷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走进弟弟的房间,见到梓俊正在观看篮球比赛。
 
  「哥,你怎么才回来?吃饭了没有?」
 
  「没事,让我把查阅到的资料大致跟你说一下。」十分钟之后,两兄弟彼此 默默无语,梓俊好像已经猜到接下来的剧情了。
 
  「阿俊,可以再帮哥一次么?」梓楷痛苦的说。
 
  「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次真的不行,我绝不会跟自己嫂子上床的。」 
  「为什么?虽然这的确让你很难堪,但、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不是 梦寐以求的事情么?完全不需要负责任就可以把秀妍给睡了,而且还可能不只一 次。」
 
  「我不是任何男人,我是你弟弟,更是她的小叔,我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违背 道德伦常的事情来?」梓俊生气的说。
 
  「几年前帮你嫂子验身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这种顾虑?」
 
  「那、那个不一样,因为那是一种传统,家家户户都是要经历的。可这件事 情不同,硬是让我睡自己的嫂子,我真的做不出来,哪怕挂着一个冠冕堂皇的借 口。」
 
  「阿俊,你嫂子一个妇道人家尚且愿意为这个家牺牲,难道你还不如她么? 你应该知道这样做对这个家意味着什么,对爸妈意味着什么?而且还可以让你嫂 子成为一个伟大的母亲,这对于其它女人而言只是唾手可得,但对你嫂子却是遥 不可及……命运对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老天在惩罚我的同时,却无意中伤害到 了她。」
 
  梓俊抱头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当中,他并没哥嫂想像中那么的单纯,他以前无 数次想要一亲嫂子的芳泽,这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心结,或者说是一个隐藏的心愿。 
  但是,他非常明白这种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惊人。几年前就是因为替嫂子 「验身」,他一度不可自拔,陷入到对嫂子的盲目痴恋当中,还做出许多变态的 举动。
 
  如果不是当初毅然选择了到广州上大学,梓俊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为了家里的 罪人,说不定跟哥哥早已经反目成仇了。他在大学寄情于学习、运动,为此还谈 了个女朋友,好不容易才成功摆脱了当年的迷茫,他怎么可以让自己又一次掉入 欲望的深渊里?
 
  可是,当他看到素来高傲的哥哥居然苦苦哀求自己去和妻子上床,看到他强 忍着内心的悲痛,梓俊实在没有勇气拒绝他。我到底要不要成全他?我这么做到 底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梓俊心里一点也没底……!
 
  「阿俊,你也知道哥哥从不轻易求人,如果你还念着当年哥哥对你的那一丁 点好,你就满足我的愿望吧!哪怕是为了爸妈、为了你嫂子……阿俊,难道你真 的那么绝情?」梓楷已经孤注一掷了,他认为这是目前为止最完美的一个方案, 虽然最大的受害者是他自己,但他相信自己可以承受,他相信自己可以包容一切。 
  梓俊无力地低下了头,这次回家真是千错万错,早知道就陪女朋友回趟老家 了。「大哥,我答应你。」
 
  「阿俊,谢谢你。」梓楷一脸的感激,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心酸,这他妈都叫 什么事啊,亲手策划妻子和小叔通奸,之后还必须感谢他们?搞得我像个皮条客 似的,而且还是最低贱、最血本无归的那种!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0-17更新.